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高

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我的文章让你超越几千年思维,把圣人踩到脚下,跳出酱缸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岩高语录: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奴性的形成在于失去了战斗精神。立法者,从众欲而不相侵也。行动胜于背后的牢骚。圣人者,骗子也,孔孟这,奴才也,信仰者,无知也。聪明而正直,勇敢而不莽,独立而不霸。物之击,形变,气之运,势变,故驾于物未若运于势也。

网易考拉推荐

阿奎那的第一质料与张载的元气说  

2012-04-25 20:53:13|  分类: 思想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对比,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中西方哲学上中世纪对宇宙起源方面的认识。他们的层次几乎是一至的,但其中也是有区别的。好像是中国方面对此认识有更深的理解。其建立起物质运动阴阳变化规律的体系。而托马斯·阿奎那则只停留在变化过渡到回归上帝。

首先我们看托马斯·阿奎那的第一质料的解说。他的质料说来源于亚里士多德的形质的形而上学理论。阿奎那解释说,形式与质料的结合才构成具体的事物,形式是规定事物的原理,给质料以规定。因为质料是无规定性的潜在原理,只能授形式,两者的结合方可生成宇宙的万物。好比做砖瓦用的烂泥团,在经过砖瓦的图样模形之后,这些烂泥团方可成为具体的砖坯和瓦坯。“形式是事物的主动因素,质料则是被动的因素。”这句话是他在《反异教大全》这本书里说的。

他注意到了事物的生成毁灭,千变万化。一个事物的毁灭并不等于物质的毁灭,相反又出现了新的事物,那么这就意味着旧的事物与新的事物之间有联系,或者说有一种共同的物质存在,这种共同的物质即他所说的质料。事物之所以成为事物,在他的《神学大全》里举例说,它们好比人和树,无非好象给他们打上一个印似的,使他们成为一个有机的东西,并规定其整体性的活动和一种特定的方式表现自己。总之他们离不了一个共同的质料。

关于质料方面,他这么说,一般人们都认为,它是看得见的式可以用化学物理进行分析物质。托马斯·阿奎那承认这是不错的,不过他说象这样业已成型的物质,乃是自然之物可以称之为第二质料。如果我们再追究下去就必定有一种第一质料的存在,这是一种尚未成型的质料。这句话可以说是与中国关于元气是一种无形的太虚的意思差不多的。他还说根据亚里士多德质料的层次说,而断言质料后面还有质料,最后必定会有一种毫无形状或者说纯粹尚未确定的质料。这里同时也可以看出,在亚里士多德那里的质料,是相对意义的,而阿奎那则把它绝对化了。他说这就是所要追求的“第一质料”或叫“原始材料。”也就是象他所讲的第一因那样,因为不可能无限序列的追究下去。它就是构成一切事物的最原始的材料,没有特点。它是任何事物都不可缺的,它不会消亡。他又举例说,如一棵树的死亡,虽然它的死亡腐化,作为树的形状随之毁灭,但是作为第一质料是不会消失的。而是以另一个实体或其他更多的实体形式出现,甚至回到了元初的第一质料,总之它是永恒的存在。

他说了质料的层次问题,所以有相对的共同性和个性的不同。如种属类别,简单的举例说,象动物植物,它们生长于大地之上,肯定有着共同的质料,即离不开大地上和空气中的物质,但它们又有不同的种属分别。动物可有人、狮子、老虎等,植物有松、柏、柳等不同。人、狮子、老虎就有着比植物更具体等同层次的质料。就拿人来说,有各种族、姓族、堂亲等,同一个种族之内的人比另一个种族的人就有着不同的、更具体的共同质料,姓族与姓族之间,堂亲与堂亲之间都如此,有着不同层次的具体质料。当我们往回追溯的时候,它的普遍性同样是有着无限序列的层次。对于第一质料、我们也无法说出或规定其在那一层次。我们只能用作为一切所有的万事万物来描述概括它,作为一切根源的质料。这只能说是作为人们经验范围中的,认知范围之内最普遍性的质料,我们称之为“第一质料”。这是相对意义的,但托马斯则把它绝对化了。

现在我们也看中国方面,以张载的元气说为主的思想。就目前我所读的中国哲学来说,应该以张载的元气论为最有意思。所以我们也就以张载为主的元气论拿来与托马斯的第一质料作对比。

中国方面早在西汉末年的王充引用《易》里的话说,“元气未分,浑沌为一。”这是在其《论衡、谈天》中说的。但他讲的不是天地未判、浑沌未分的原始物质、而是古今不异的纯和之气。在他的《论衡·济世》里说“元气纯和,古今不异。”意思是元气没有开始,没有终结,也不会变异,除天地这外的万事万物都是由它构成的,然后又复归原始状态。明显这是相对的,狭隘的只限于某个局部中间,而天地宇宙也没有考虑在内。但在后来的元气论者,大多数都是在天地万物的本原原素意义上使用的。象《云笈七千》里讲宇宙生成观方面就有这样的说法,他们认为宇宙是由一种最本原的、混沌未判的,阴阳未分的“元气”所组成,也叫作“混元一气。”其实最早把“元气”提到天地之先的宇宙演化是道家。比如《老子》里就把这种在元之气叫天下之母。有这么一句话,“有物混成,寂兮,寥兮,周行而不殆……可以日天下母,吾不知其名、故强名曰道”。这种“道”,他们也说了“其大则无外,小则无内”,它可以是作为无形的物质本原之气,而并非有些人理解那样,它只是作为一种规律的道,“有物混成”即已说明了其为一种阴阳未分之体,与太极的含义相同。另外“周行而不殆”也已经说明了这种“道”(即本原之元)是具有动力的、自性的,它就是组成一切世界的最基本元素。在这基础上,一些传统认识发展认为,混沌初开即阴阳已判,有清有浊,轻者上浮为天,浊者下沉而为地;太极生二仪,二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生万物;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还有中医的五运六气,天文上的五运六气,阴阳五行等一系列,都是中对其运动规律方面的认识与西方不同的所在。

在王廷相的《慎言·道体》中说“有形亦气,无形亦气,道遇其中矣。有形生气也,无形元气也。”即已说明了在天地已判之后有形的生气也是无形的元气所组成的,只是气的层次不同罢,任何场合,元气既存在于天地之先,又存在于现实世界之中,天地万物由“元气”所构成产生,这样的“元气”就是天地万物的本原元素。这些都正好与托马斯所说的,在业已成型的物质,即第二质料的基础上再进行分析,最后一定会有一种尚未定型的,它是亳无形状的或说是纯粹尚未确定的原始质料说,并强调作为第一质料是任何事物都不可缺的,也不会消亡的一质料,是基本一致的。它们都是作为天地万物的最根本的元素,在他们的时代,某方面的认识是是同等的。

而张载的说法又有些区别,首先他不用传统的“元气”概念,而用“太虚”为气之本体,即“太虚”作本来亘古常存的状态。他说:“太虚者,气之体。气有阴阳……阴阳之气,散则万殊”等,即先说明了太虚,作为气的本原但有阴阳同住,它们散开则自由结合成千千万万的具体才事物。与托马斯的种属类别层次说是可以共通的,但最终它们都是有一个共同的本原。张载的“太虚”与传统的“元气”有区别的,他的“太虚”即是广阔无垠的宇宙虚空,也把它叫做“天”它是亘古常存的,阴阳二气的对立统一体。也是在老子的“有生于无”的基础上,作了“有”与“无”的统一。因为他的《正蒙·参两》里面就明确地说明了一切事物都存在有对立面的统一,“一物两体”的声明。它不是传统的元气中说的混浊之气,而是阴阳统一的清虚元气。与一切有形的物质并存,并在生化过程中回归。这一句无论是与中国传统的或是西方托马斯的说法理解都是基本相同的。比如他在《正蒙·太和》中说:“散入无形,适得吾体;聚而有象,不失吾常。”的思想也与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它作为实体,永远同一,仅在自己规定中变化,”是一个意思的。然而托马斯正是继亚里士多德而来的。

尤其在张载这里,我们更容易发现其作为天地万物本原元素的“太虚”。他所说的“太虚”并非是唯一的实在,“太虚”之气与聚散之气,乃是物质存在的不同状态。在其《正蒙·大和》中这么说的,“太虚无形,气之本体,其聚其散,变化之客形尔,”所以说其本体是相对意义的。它并以“有”与“无”的统一体来表示其本元的概念,好象要比托马斯的“第一质料”“原始原料”还要更明确深入,也比西方的作为不可分的原子论的分析要明细和更有深度见地。因为西方的原子论也只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实体存在,把它绝对化了。

但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中西方的整体思给上这么大区差别。在中国发展起了一个庞大的形而上的辩证体系,也奠定了中国人的伦理道德等,在此就不细说了。

传统的元气论者有混元一气,即太极为未分阴阳的本元,而张载的则更明确地说这种本元之气——太虚为阴阳统一体。在这些基础上发展起了各种各样的朴素辩证,指导了各个领域,有治国平天下的,有中医的,有玄学的周易、相学等。他们以这些原理为基础建立起一列的运动规律的学说,甚至可以说用阴阳五行进行人生和事物的预测。

张载对于气化的问题也作了很多的论说,在其《正蒙·神化》中说“气有阴阳,推行有渐为化。”说明了阴阳二气在逐渐的,不易觉察中进行变化,这个过程,他又把它叫作“道”。正是因为有着阴阳对立的存在,所以万物的消长变化才有动力,这才是宇宙动力的来源。《正蒙·天道》中又说:“运于无形谓道,形而下者不足以言之。”他不认为气化过程的动因在于气所固有的“神”在推动,而是在相互作用之下产生的动力。在《正蒙参两》中有云:“无远近幽深,利用出入,神之充塞之间也。”“天下之动,神之鼓也。”对于这些认识理论同样是其同时代的托马斯所不能相比的。

然而,张载又把气化的总过程称之为“道”,把这一过程中的规律称之为“理”。他说“损益盈虚,天之理也。”《张子语录》。“天地之气,虽聚散攻取百涂;然其为理也,顺而不妄。”《正蒙·太和》,说明了气的运动过程都是按一定的规律进行的。虽然他只是简单地从理论上说明,但后来的各方面有明细具体的运用其规律建立不同的学说。总之不管是其以前的或是其以后的,他的这种理论在中国方面是有很普遍的代表性。在此,我也不细谈周易,中医和伦理等东西了,只是强调一下不同的定宙观念于中西文化,标志着中西文化不同的一个重要根源,同时也在这种因素下产生或继续了中西文化上不同的思维方式是有其极大意义的。

这就是作为万物本原的第一质料或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实体的原子论, 与中国的作为阴阳统一体的或作为阴阳未判的混元之气的“元气”的区别。

然而,到底是它所产生的两种不同的思维方式?还是说中西方本来不同的思维方式,而表现出其不同的宇宙观?这还有待于我们进一步的深入研究的问题。

 

九七年十二月廿九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