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高

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我的文章让你超越几千年思维,把圣人踩到脚下,跳出酱缸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岩高语录: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奴性的形成在于失去了战斗精神。立法者,从众欲而不相侵也。行动胜于背后的牢骚。圣人者,骗子也,孔孟这,奴才也,信仰者,无知也。聪明而正直,勇敢而不莽,独立而不霸。物之击,形变,气之运,势变,故驾于物未若运于势也。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即中止假定的偶像——我就是上帝  

2012-04-24 22:41:22|  分类: 思想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已这么久了,世界上的人们对上帝的信仰仍然是那么普遍。有神论和无神论的哲学家们的论辩也从未见谁的胜负。尽管科学的长足发展,但有神论者的论证却依然是那么的“有理”,令那么多的虔信教徒疯狂地信仰。当然在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中间还有一些半信半疑的不可知论者在排徊,对上帝的存在与否不敢定论,有的虽然对它的存在觉得有不合理性的存在,甚至是罪恶的,但好像害怕会得罪于上帝而带来的报应似的,不敢妄言。

虽然本人读书也较少,但总觉有神论的论证有很多明显的漏洞,不能经受质问的,应该驳斥,以令世人跳出蒙昧。也许是我自己妄自尊大吧!总之,本人对具有意志的,人格完善的上帝存在就是绝不信,而且也有我的论证。

试看历史上两位最伟大的圣基督博士、导师,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他们大量的论证都有着大大数百年的光辉信仰,在奥古斯丁时斯是以柏拉图式的哲学理论为基础论证的。近千年之后,这种信仰随着哲学的发展给予了严重的挑战,基督教的信仰几乎摇摇欲垂。但在这个严重的时刻,危机却造就了另一位更伟大的基督圣徒。他以一种诡辩或者说是更辩证一点的折哀主义方法去迎合了时代的思潮。正为如此他才被当时的教会骂作叛逆异教徒,骂他不坚持基督教义,是一种投降主义。但他的理论更具有时代性,迷涂了人们的眼睛,使基督的信仰得到更好的回生与维持。

从这点历史事实过程来看,我们可以简单地质问。既然上帝是永恒的,其教义也该为永恒的真理。同时,其教内又曾有那么多上帝的“子孙”或代言人物,包括造成肉身的耶稣基督等,都曾经发表过多少的上帝的旨意。那么其教义也为何可以随便改变呢?又为何要符合时代的思想潮流呢?又何以内部有那么多的矛盾和分裂?难道上帝不是永恒的吗?如果它是依人、依时代而行的,那么它是没有意志的,没有个性的,非永恒的,或者说人们的意志就是上帝的意志。如此则它也不能对人们,对魔鬼进行审判,因此它的存在就是假的。也更不用说其教会内部的矛盾,争权夺利,甚至发展成很多不同的教派等。与其教义不一致,与其禁欲的教义相违背的,这些都体现了它的虚为性。此外我们还没有追究其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产生如何的负作用,它的真正良心何在?为何造成了基督发源地,犹太人的悲剧等?为什么它不爱犹太人了,反而去爱那些从来都不爱他的人们?(注:基督是一神教,与其它所有的宗教都是对立的)这也足以说明其爱的虚伪性。在此我们不必细谈它,总之这些原因都首先令人对其失去信服力的。

至于近现代的各种论证也非常之多,其中比较流行的有,目的论的论证。他们都惊奇于自然宇宙的和谐,都认为有一个公正的“上帝”“天主”,包括其他宗教的“佛”“神仙”等一类的意志在主宰着这一切,处理和审判人世间万事万物的公道。比如一些运动的规律和生态平衡的规律等。在此我们不明细的举例说明。

其实当我们认真地考察起来时就会发现这里的一切无非是个自然的自由而已。大家可以不妨以宏观的天体宇宙世界作个想象,或是以微观世界的分子、原子等运动规律作为想象于脑海之中,其理都一样,其规律性的确是有一个浓缩的全息关系的。当一个天体星球或一个星体在天体群中飞行时,它们随时都可能发生碰撞至毁灭破碎。但其眼下的和谐,难道不是先经过一场大混战——自由的碰撞而打来的天下,争来的“地盘”——空间,换来的暂时的“太平日子”——运转的平衡和谐吗?不和谐时,只是因为相对的时间问题,而让我们世代也难以目睹其不太平的时候,或者说当它们稍有不“太平”的时候,我们作为人类的小精灵就以化整为零隐藏起来了——成灰了。所以我们也不可能看见它们的斗争。好象一些细菌寄生于某动植物的体内,同样觉得某动植物的永恒和谐,而看不到它的腐烂和死亡。因为这些小生命象我们相对于宇宙天体的时间一样,都是一闪而过。

另外还有的在时间上,说一切现象中的都按正好的时间发生和出现。象是排列的秩序一样,如果不是有上帝的设计,就难以令人理解了。在这里他们的论证只是用如果不……就……的句法,也足以看到其根底的空虚,只是用一个中止的假设吧!

关于这种现象排列的秩序,我要这么说。记得在我少年的时候曾经常听到一些所谓唯物主义盲从者们都这么说。他们拿出了一个牌子非常硬的,现代自然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名言来反驳一些唯心派的宿命论。针对了一个人们普遍的对命运预测方法,如我国的周易四柱学,提出了一个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质问,问在这种情况下是否其命运都会相同呢?然而世界上同时出生的人也多得很,那为什么他们的命运会不同呢?时人都以为高明。同样,在过的我也觉得非常正确,而在未听说此话之时也曾模糊地这么想过。

然而当我读了很多哲理和周易等各方面的玄学之后,对普遍性和具体性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则不以为然了。比如每个人的出生于不同的地理环境,社会环境,家庭环境等,更玄一点地说他所处于的遗传心理基因或不同的地理位置而有不同的天体引力和辐射角度等,所以他们不可能会有相同的,每个生物都是具体的存在。我们同样可以想象宇宙空间存在的事物,然后我们可以用一句话说明了它,即“在空间中的某一点不可能同时被两个以上的实体存在所占有。”所以说它们都是具体的的,按时间秩序排列的出现,只是自然的、必然的宇宙规律而已,而非什么上帝的设计安排,这上帝无非是个欺世盗名罢了。

有一组对上帝不存在的论证,我是比较欣赏的,但觉得它还是躲不过有神论者的诡辩。他们提出了上帝如果存在,它必是完美的、至善、不变的、全知的、永恒的,那么其必然会知道时间的变化,世界事物在变化运动的,那么完美者也在变化。此完美者变化了,就不是什么永恒的真理了,不是完美的了,那么既无完美者的存在,则上帝也就不存在了。但在这种情况下有神论者必会说上帝的完美性是跨越了时间的无限和永恒,或者它是与时间相融的一致性,跨越了这个变化,变动不居只是作为其局部的,那么它仍然是完美的。这么说来它还包括有别的可能世界存在了,那么这不也就是用一种神秘主义来欺骗吗?再说,如果有可能的世界存在,然而上帝是公平的,那么那些可能世界也同样是变动不居的运动世界;既然那些可能世界同样是变动不居的运动世界,那么它无非是所有变化过程存在的事实;既然它是包括了所有变化过程的全部事实,包容了正与反、善与恶,那就是说它的“完美”“永恒”和它的“宽容”无非就是一个没有意志,无个性的,纯粹是窃取宇宙自然的自由自在罢了。其实就等于虚无。

既然它等于“无”,那么它还能做出什么公正的审判?它的所谓公正的审判不过就是自由的结果罢了,所以它就是欺世盗名的、最大的骗子。

从一些宗教的仙话史里也同样看得出来,一些窃取局部玄机的人即成为阶谓的小神仙。一些历史上的风流人物也同样窃取社会天时地利的玄机,简单地说,比如顺民心,抓住高层将帅文臣的心理等都是此理。所以有觉悟者写道“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无涯的过客;有多少风流人物,盗趾壮桥留誉后。”而这个上帝则是窃取了全宇宙,并且是随着哲学与科学的不断发展而逐渐扩大的宇宙。因为在科技没发展之时,这个上帝就连地球是围绕太阳转的都不知道,显而易见,这个上帝就是人们臆想的产品。

因此说上帝为我所派生,我就是上帝的爸爸,上帝的上帝。只有我才是真的上帝。

另外,永恒的东西从来都说是不生不灭的。只有这样的才能做到永恒,否则它就是有生必有死,要么就是矛盾体的守恒。如上帝既然是永恒的,那么它也必是这样。如果上帝是有意志可以审判万物的话,按这逻辑推理,它也必然会生老病死的,绝不可能永恒的;如果上帝有爱的话,那么它也必然有恨,必然也会生老病死的,绝不可能永恒的,因为它有欲望、有爱憎。类似的论证早在印度曾经有过。他们认为上帝如果是完美的话,就不会有欲望和思想。一个完美的神就不会有其创世的目的。因为有负出就必然有损耗,有损耗就必须要有补充,有补充就必会有其背后源泉。既然有其背后的源泉,则其本身必然不是第一个因,所以上帝既然是第一个因,那么它又有欲望创世目的,审判万物的话,如此则它也同样会消耗殆尽,生老病死的。

如果说有一个可能世界的存在,它不被人们所认识,是我们的理性所不能到达到的。可能上帝就在那里安眠。但既然理性、逻辑都不能达到那里,那么过去所有的有神论论证都应该不成立,是无用的,因此不能说明有上帝的存在。我们又如何知道那里有个上帝的存在?更不能有它的任何说法,上帝是如何如何,上帝又教人如何如何。所以,对它的存在只是一个盲目猜想而已。既然人们的信仰和信息也没法达到,不被上帝所知道,那么对它的信仰又有什么用呢?它又如何能听到或感受到你的呼唤?如何能来到你的身边救赎于你呢?要是你犯罪了,它又怎能惩罚于你呢?何况基督说了上帝叫你爱你的敌人,因此你也不必在受困之时呼唤你们那万军之神。

还有,在一些有神论者论证的书或文章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有关于第一因的说法时。他们都这么说“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原因,在原因的背后还有原因,又因为这个因果关系不能无限回溯,所以只有直到最后的总因,第一因即上帝的存在。”那么我们要问,上帝既然存在,它到底算不算一个事物?如果它算是一个事物的话,则构成它本身的背后还有一个原因,这个原因到底又是谁呢?是上帝的爸爸吗?也许这个上帝就是“我”。如果上帝不算是一个事物的话,那么它不可能存在,又如何能化生万物呢?如果算是一个事物的存在,那么它只能是宇宙循环当中的一个点——上帝的爸爸的儿子。它是宇宙中任意设定的一个点。那么同样的道理,什么不能在“我”这个点开始截止作为中心出发点呢?在别的事物看来也同样很遥远神秘,因此“我”就是上帝。

在托马斯关于质料与形式问题上的论证。他列举了大量的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比如说一座房屋,他是由许多的砖瓦等材料所作成的,这些砖瓦的具体形式虽然也有所不同,但它们具有共同的质料所做成,即土灰。那怕是一棵树木,当幼苗或是种子的时候,就是那么一小点,但其长大了之后,这些形式变了,其质从何而来的,追究起来它的上层的质料无非就是土灰和空气。人和动物也一样,他们吃了动植物,吸其精华,而这些动植物也同样是吸取了土里、空气里的精华所成的,所以说其质是有等级层次之分的,有形式、有种属类别之分。在人类当中又有种族宗族和家庭等级别,植物同样有多种多样的。但归根结底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宗,“祖公”“空气”,“祖母”土地。然而托马斯-阿奎那则更进一步地推出世界的万事万物都是由于一个第一质料、上帝的质料所派生的。乍看起来的确也很有理,很难反驳它,很难不信服它。就通常的论证和推导来说,万事万物的生成起因最终肯定有一个相交点,这个交点即第一质料,即上帝的所在。然而大家别忘了,我们应进一步明白,世界是无限的,世界的事物品种也是无限的,而在无限的品种和层次级别里,我们又如何能找到所有事物最终的相交点呢?任何的共同交点都是相对的。既然没有所有物质的相交点,就没有第一质料,只有相对的基本质料。因此上帝的质料是不存在的,上帝也不存在,其有神论的论证不成立。他们的上帝同样只是在无限的世界中截取有限的局部称王罢了,是中止假定的偶像。

此外,在我国的古老哲学中,曾经有“咫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一理论命题。如果以它与上帝的第一因之说相较,即等于世界是永远可分的,无限的和世界是不可分的有限的比较。庄子的这个命题远远要比第一质料的说法高明。它与太极图说很类似,很明了地描述了这个世界的无限性,“大则无外,小则无内”。如果上帝是第一质料,那么即是说它是不可分的,世界也是不可分的,是有限的。那么,有限的东西都具体的,变动不居的、相对的,所以说上帝的这种最基本的、唯一的,只是一个假设,是中途割裂出来的局部世界罢了。如果承认我国古老的那道命题,则世界是无限的、可分的,那么又哪里有什么第一质料,第一因?所以说上帝的存在不成立,它也无非是一个遥远神秘的、中止的假定偶像罢了。用的是神秘主义手法。

从其善的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到,所谓说上帝的全知、全能、至善。有不少无神论者也曾显浅地提出了这样的质问,即现实世界有这么多恶的东西存在,有自然的恶,还有道德的恶,既然上帝是至善的,那为什么要创造这么多恶的存在?我说这种质问是不够深刻的,因为很容易就可以让对方反击。比如说对方可以用一种更大的善的存在来弥补空白,达到善恶平衡,说这种平衡的矛盾的本身就是上帝完美的体现。既然说上帝是包括了具体的善恶矛盾的整体平衡作为其完美的至善,那么同样不如说它就是所有的存在事实本身,它是有善有恶的,是依万物而存在的,无有个性的,无原则的。如此说来,这个上帝就是不分善恶的。它对于恶的存在到底是该惩戒呢?还是该爱护呢?无论它如何选择,它首先就是不公平的。除非说它就是“虚无”、“无为”的。然而如此一来,人们敬这个上帝又有什么用呢?它无非就是一个假设的偶像,随着人们心里想象的那种偶像,只有无知的人畏惧于自然才会信它,所以还不如说“上帝”在我心里,或“我”就是上帝。

从各家哲学的观点来看,同样可以论证“我”就是上帝。如笛卡尔所说的“我思故我在”,贝克莱所说的“存在就是被感知”,佛教所说的“一切唯心造”, 叔本华所说的“世界就是我的表象世界”,都可以说明了只有“我”的存在,上帝才得以存在。从人本主义的观点出发,世界的一切都是依附于人的存在,否则就是无意义的。因为,我们从未见过猴子等一切动物有任何对上帝进行祭祀膜拜的活动。按照基督教的理论说法,难道这些动物不是上帝所创造的吗?

假如世界少了人类,是不是上帝就会对猴子们、豺狼虎豹们说教了?是不是猴子们、豺狼虎豹们就会像人类一样爱上帝了?显然你不会相信,除非傻子。所以说,上帝其实就是我所派生,为我所创造的,上帝只是我的孙子或玩偶。而我才是真的上帝,是自由的我。因为我还可以创造处中帝、下帝等等。

最后让我们来看看托马斯·阿奎那关于上帝存在的五大论据的其它四个证明。第一,从事物运动或变化来论证上帝的存在。他说“在世界中有些事物在运动看的,这在我们的感觉上是明白的也是确实的。凡事物运动总是受其它事物的推动,但是一件事物如果没有被推向一处的潜能性,也不可能的。而一件事物,只要是现实的就在运动,然而我们不可能从现实无限追溯其潜能,如果不是最后有某种不动的存在,第一推动者,那么就无法解释这个世界,所以这第一推动者必定是上帝存在。”在这里用了如果不是……那么就……这样的句法,最明白不过的假设推定,并没有什么彻底的论据,只是达到了无知的人无已反驳罢了。

此外我们注意了,他说有一个最后不动的的存在,那就是上帝。那么我们要问。它既然是最后的、不动的,那么它又是如何能推动万物呢?这显然是违背自然常理的诡辩。其实阿奎那就是因为害怕把这个所谓最后存在的说成会动的,然后按照他的逻辑在追究下去,这个所谓的最后的、第一推动者的背后还有一个推动者,否则它又怎么能动呢?如此一来,他想要证明的上帝就不可能存在了。所以他必须要把这个作为最后的、第一推动者设定为不动的。很明显,我们看到他只是主观武断地中止假定——上帝就在这里。

第三,从可能性和必然性来论证上帝的存在,这是说自然界中的事物都在产生和消亡之中,它们又存在又不存在,终不免要消失,如果在一个时候,任何事物都不存在,这就意味着没有东西存在,而且任何事物要获得存在都不可能,这是荒谬的。因此必须找事物存在的必然性,找出必然性的办法是由它物引起存在的原因上可能性,由一个可能性追溯更上一层的可能性,如果不是有一个最后的必然性存在的引起,那么世界的来源就无法解释,这个必然性的存在就是上帝。在这里,他同样是感到无法无限追溯而用一个中止的假定,是人类的无能为力而中止的。

第四,从事物的等级上论证上帝的存在。他说“一切事物的良好,真实,尊贵等,有的具有较多,有的较少,其中多的标准是不同的事物,它们以不同的方式或最高点近似的程度来决定,所以世界上必定有一种最善良的,最完美的,最尊贵的存在,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上帝。”在这里他根本没有根据说明最高点明确的存在,他把世界看成了有限的,把它中途截止了,因为只有有限的范围内才能有最高点。这是相对的最高、最完善。所以他的最高最善等也只是划了圈子的假定。

第五,从世界的秩序或目的因来论证帝的存在。他说“我们看到,那些无知的人,甚至生物,也为着一个目标而活动,他们总是遵循着同一途径,以求获得最好的结果,显然他们谋求的目标并不是偶然的,而是有计划的,如果不是有一个谋划设计者的存在,就不会有这样同一途径的活动,这就是上帝。”这里他无非只是看到了一些自然的潮流趋向,一种生命趋向,就断定了它们会走向一个共同的最终的终点上帝。同样,无限的事物就无法有最终的共同相交点,所以他论证的上帝仅仅是中止的假定点。从其五种证明看来,他总是在于一种对根源不可能无限追溯的截止,中断的设定。

宗前面所有的论证,我们得知“上帝”即为中止假设的偶象。或者说“我”即上帝。

 

                                                                                                                                                               1996年11月29日作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