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岩高

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我的文章让你超越几千年思维,把圣人踩到脚下,跳出酱缸文化

 
 
 

日志

 
 
关于我

岩高语录:个性是一切进步的动力。奴性的形成在于失去了战斗精神。立法者,从众欲而不相侵也。行动胜于背后的牢骚。圣人者,骗子也,孔孟这,奴才也,信仰者,无知也。聪明而正直,勇敢而不莽,独立而不霸。物之击,形变,气之运,势变,故驾于物未若运于势也。

网易考拉推荐

首先与马克思主义入洞房的民族  

2011-12-08 19:05:03|  分类: 思想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时一个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在不少国家的实验已经得出了基本的结论,证明这条思想路线是不可行的。具体的如何不可行,我们不必细说,值得我们研究并吸取教训的,是如何从更深一层进行研究分析:这些国家民族究竟为什么会接受这种思想、并曾经那样轰轰烈烈的行动了?
      
      假如我们稍加注意,即可以有趣的发现,几乎所有走这条思想路线的国家,其原有的社会意识形态和其民族的发展状况都极为相似。对于这个问题的研究比较复杂,在此我仅以自己不完整的观点略作说明,就从本人最近所认识的俄罗斯社会思想说起,主要针对俄罗斯民族与社会主义的问题。

      纵观十九世纪的俄罗斯思想,可以说其重要的部分都染有“社会主义”的色彩。以至更早的东正教里的思想精神也都如此,又加之十九世纪沙皇政府推行的教育等,无不在有意或无意中促成这样的发展方向。如果不是使用学术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这个概念,我们就可以说社会主义在俄罗斯社会的本质中早已深深扎根。

     十九世纪的一些所谓先进的革命思想家,像赫尔岑、别尔斯基等人都在痛骂西方的没落。像革命的社会主义者一样批判西方资产阶级的自由,对私有制的理解也一致。他们极力的赞扬自己民族所固有的本性,并以之为美。从这么一点上,可以看到其所谓的思想家是极不明智极不开明,也是极无远见的。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这样说:俄罗斯民族负有实现社会真理、人类友好情谊的使命。这点与中国人夜郎自大的精神又有何异?

      这个民族所有的人都指望俄罗斯能避过资本主义的非正义和罪恶,绕过经济发展的资本主义使其变为更进步的社会主义,甚至有人这么想:俄罗斯的落后状态恰好就是其优势!这又何不体现了其懒汉懦夫的思维方式和无知,只是幻想着美好而没有现实的考虑过,或者因其依赖性而害怕和厌恶那资本主义的独立个性,并向往那共同的集体美好世界。

      在别尔嘉耶夫写的《俄罗斯社会思想》一书中同样有人为俄罗斯共性强方面的说法。请看他是怎么说的:“俄罗斯民族是世界上最具有共同性的民族,俄罗斯的生活方式、俄罗斯人的性格也无不如此。俄罗斯人的好客是共同的特色。”

      这些也可以看出其民族思维方式相对的软弱性、依赖性,是以其民族始终没有出现几个真正有个性的哲学家,最多是一些小说家宗教家等。并且他们最终还有不少无法克服的弱点,如回归上帝、建设乌托邦式的理想社会等。有个性些的人无非愤然几首诗,并且这诗的气概还不够。再加上其民族的教育落后、蒙昧、民众的无知,还没有什么人能理解真正有个性的哲学,个性几乎少的可怜。民粹派的思想,本来是比较深刻的,合乎社会发展的规律,但由于其民族的意识落后,接受能力极低,所以导致整个民族无法发展,最终被共产主义的甜言蜜语所战胜。

      在那些时期也曾经有社会主义先驱者的力量,但他们不是从政治的角度出发,而是在农村建立一种和过去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新的共同生活。他们的社会主义是和平的,田园诗式的。这是乌托邦的梦吧!可见他们对哲学的自然规律都不懂,最起码的自然进化都不认识。只会以懦夫的心理祈求别人不要乱来,要讲道理、安分守己。这样才能给我们懦夫也有和平安乐的日子过。这样的思想在托尔斯泰那里尤为强烈,同样说出了与中国儒家一直的话来:只要人人知足,天下就会太平的。后面我们再看其思想吧!这种思维方式也足见其无能和个性的奇缺。

      但这个民族为什么会如此无能、如此个性奇缺呢?现在我们看看十九世纪俄罗斯的专制教育,和一些作为先进的思想家的处境。

       我们在读俄罗斯通史时,可以经常看到关于沙皇政府专制教育的介绍。比如有一段写道:
“为了防止先进思想的传播,政府实施宗教教育,教师们如果对于政府的蒙昧主义政策表示异议,就会被逐出校门。沙皇政府用严密的书刊检查制度,妄图钳制爱好自由的诗人们的口,扼杀具有独立思想者的声音。”

      这是蒙昧和扼杀个性的政府,为了专制者的利益,采用高压的政策,使人们只能顺应,长期以来的顺生思想等都很大程度上造成了其民族个性的脆弱,再加上受蒙昧无知的支配,我们已经可以想象这个民族的思维方式会怎么样。

       在尼古拉一世时的一位财政大臣,反对国家的工业发展,曾露骨地说:“工厂生产会在下等人中激起不道德的暴动,使他们追求更高的工资。”“铁路是当代的真正的祸害,它使人们热衷于毫无必要的私人旅行,因而涣散我们时代的精神。”

      另一位国名教育大臣乌瓦洛夫,为了论证俄国人民是喜欢沙皇和地主的,曾说:“如果我由于给俄罗斯创立了一套理论,而能使俄罗斯倒退五十年,那么我也已经尽了义务,死也安心了。”这种“超脱精神”充分体现了他们不惜以复古倒退为代价来维护专制利益、根本不计较人们利益。就像中国的老子说的那样:“不贵难得货,不尚贤,令民费争”,“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则天下太平、统治长久,与生命的长生久视是一个道理。只要他们的地位利益能长久,就什么也不计较、不惜倒退。这里可以看到其蒙昧的专制是何等狂妄,包括这两位大臣的无知、不求上进。同时也体现了其民族人民的境遇和其所代表的思维方式:没有对外的勇气,只有对内的、对付软弱者的本领。他们为什么不想以发展国家民族利益来继续争取民众的信任、维持其地位呢?这就是因为他们使用的是一种懦夫的思维方式。

      大凡看重这种思维方式的民族,其民必多虚伪、卑鄙,其官必是贪官污官。这就是一种堕落的、缺少个性和开明性的思维方式,所以它所在的民族国家也必然有高压对内的政治。

      一些逢迎的庸俗教授也在报刊上纷纷发表沙皇政府的救国使命,指责“西方的没落世界”,以此来赢取沙皇政府的赞赏。他们同样是无知的,而如果他们有知,那么他们就是根本没有良心:不计国家民族的发展前途,而去帮助政府开倒车。从其一些大臣和教授的无知和懦弱,可以想见其民众的意识也更不知在何等深渊之下。就像赫尔岑和别林斯基等一些革命先进的思想家,也同样痛骂西方没落的世界,而赞扬俄罗斯民族的“固有本性”。就这样的民族素质他们竟然还不去批判,却自我欣赏的赞叹开了。证明了他们的认识是肤浅的,只不过在其族人面前是稍显进步的。只看到其时政的专制一面,却没有看到为什么会有专制的长期存在,即其民族意识、民族个性等问题;对西方的批判也足见其哲学思想的奇缺,根本没有真正的研究过哲学,还不明白自然规律等。赞叹其民族与我们中国人同样的毛病,也表现着一种软弱而个性不足的思维方式。

      沙皇政府一直反对在人民中进行广泛的普及教育,而由于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政府不得不增设学校时,也仍以专业技术教育为主,人民仍处于文盲状态。当时曾用一些不学无术的将军作为教育督学,大学里禁止讲授哲学、自然法学和政治经济学,社会科学通常在校内没有半点生机,连历史都是极受压制的学科。

      尼古拉一世曾说:“我不需要博学之士,而只需要忠臣。”

      这些情形下,可想而知其民族素质又会如何?同样与中国的专制无二,都体现了人民的愚昧,是以在中国也产生了很多宗教式的信仰的农民运动,其理论口号也不免“平等”、“均贫富”。这种平等只是想在财产利益上的平等,而并没有多大意义,总以为打倒了地主有产阶级即可平等,自己就可以因此富起来,却不想想,如果没有有产阶级的有效管理引导,己又如何发起来?甚至连打工的地方都没有了,难道人们真的只能自给自足么?或者永远就是种田么?所以说,那些理论都是极不成熟的,是梦想式的农业社会主义!像我国近代史上的太平天国,或者是康有为的大同社会等。

      为什么他们如此肤浅,不知深入地考虑呢?他们都在做一种美好的梦想,而老百姓的无知就更容易被这种梦想所吸引,他们也根本不能不会从实际上考虑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人去信仰他?当然是一个专制压迫下的苦和无知,所以使他们很向往、盲从这些不合自然道理的甜言蜜语。但这些一切都是由其文化宗教所造成的,造成其思维定势和毫无个性,同时反过来专制的存在也会更加变本加厉。
经常可以看到类似这样的话:“俄罗斯人一方面帮助其建立专制制度,另一方面又从其制度下逃跑、造反来反对他。”

      这可以说明什么呢?为什么他们亲手帮助专制制度建立起来,然后又要逃跑或造反?这正说明了其民族人民缺乏远见和个性:因为缺乏远见而追随,因为缺乏个性而附和,因为虚伪独裁而统治者才在当政后翻脸,因为其软弱所以才逃跑,因为其尚存一些争议和个性所以才反对他,但也不如说是其专制过分才不得不反抗它。

     有人说:“俄罗斯知识分子不可能生活在现在,他们是生活在未来或者过去的,他们的政治热情不可能发挥。”因为他们面对特别落后的民众或者极端专制的统治,所以他们就要生活在未来;因为那些所谓的知识分子没有个性,而致力于复古,所以他们就是生活在过去;因为其民族的专制,所以他们的政治热情不能发挥。

      “我的灵魂由于人类的苦难而受伤”,“现实主义的气质、机械的自然科学占据了其民族的优势”,“在俄国,哲学的命运是痛苦的和悲惨的,它经常受到迫害强奸”,“我不想学着那些只会闭上眼睛崇拜大脑,封住嘴巴来热爱祖国”……

      这些都充分体现出其民族有多少的热情被冷却,有多少先进的人士被打击。压迫和对文化的强奸对人民的蒙昧,可知其社会科学的落后、盲目。

      另外有人说俄国得了“不言症”,这个民族的存在仅仅是给世界提供了某种更重要的教训,而根本没有任何贡献。这说明其民族人民的个性,和反抗强度都是很低的,而且没有个性的顺民太多了,所以说他们没有什么理论和实践的走在世界前头。只是提供了其落后的教训给世界看,的确说得很正确,而其本身尚不能吸取任何教训。所以就像列昂季耶夫,在晚年也丧失了对其民族的期望。

      是的,我们从前面讲的这些,起码可以明白其民族在专制之下的无知和理论的贫乏,个性的软弱。同时个性的软弱也必然无法产生先进的理论,没有远见的人,必然是依赖性强的人,怀抱的是寄托型的理想。为了说明这一点必须还要补充一下。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心理脆弱(个性不强)的任何无知的人是更容易被甜言蜜语和威势所战胜的,也即更容易依赖和附和,进而虚伪。

      其民族有人写道:“失去积极活动可能的俄国知识分子——唯心主义者,被对付现实的问题所折磨,围绕在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俄国唯心主义者周围的现实是惨不忍睹的,这就是尼古拉一世的帝国。农奴制政权,没有自由、无知愚昧。”

      当时的人们在慨叹“我们现在的社会呈现出悲惨的景象,其中没有宽宏大量的胸怀,没有司法——我们的教育是伪善的,到处是暴力和暴虐,到处是制约和限制,贫乏的、不幸的,俄罗斯的灵魂在哪里有自由?这种情况何时能终结呢?”

      另有人写道:“我们生活在俄罗斯可怕的时代,而且看不到任何出路。”

       这些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作为“唯心主义者”时期写出来的,他们的才华是很出色的。但这些杰出人物却被包围在黑暗之中,使他们成为了多余的人,成为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可见在这样的统治之下,其民族也很难产生先进的理论,只为了眼前的情况都来不及了。又有多少优秀的热血民众都被扼杀了,其民族必定无知。

      再看他们,虽然出现了不少的热情,可是那些觉悟却都是很低的,盲目想象那么多美好,而没有多少成分符合实际。但要肯定它在激起人们追求方面是起了很大作用的。他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憎恨西方的资本主义,以为它是不道德的,痛苦的生存竞争和发展。而只想那没有艰苦奋斗的美好未来,创造一个没有竞争痛苦的社会,这都是一种因心理脆弱和无知,而不能辩证的看待问题,却有良心有余的结果。要知道谦虚即虚伪,急于报恩即小人的道理。我们要一个民族发展,并不是我们少数人创造好,然后现成的直接给予人们的成果,就能表现我们对他们的爱。(希特勒曾说,靠富人的施舍是永远无法让穷人富起来的。)而是应该引导开通他们自己努力的方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就好像对待你自己的亲人,正是因为爱他,才会在他犯错误落后的时候施加一些惩罚,这为的是教育他拯救他。而绝不应该继续包容他的缺点,那不是爱,反而是害了他。这应该说是很简单的道理了,所以如果有更多的辩证看待,当人们受了点开创竞争之苦和有点不平衡的利益时,我们就不会一味内疚。要知道山水有高下,人有智愚强弱之分,这是自然之道,那些完全平等的想法不过是懦夫或妇人之爱。

      从其民族的一些思想意识来看,首先他们长期受到了东正教的思想控制,大家可以具体的看看他们有关祭祀或对神的观念方面的论述,便可以知道,他们是多么的陈旧保守,甚至荒唐!直到其后来产生的一些思想,也有不少由于对神学方面有些觉悟便自以为了不起,其实也无非是有点接近泛神论罢了。这样的思想家大有人在,只能就其民族而言的思想家,足见其落后。他们要么是唯物的,要么就是幻想的唯心主义。加上十九世纪学校以物理技术教育为主,这都是促使其民族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唯物观点和那种甜美的共产主义社会理论的因素。

      他们民族中,也有像霍米亚科夫这么说的:“人们对黑格尔等人的唯心主义流派进行批判,哲学不可能在抽象的道路上继续发展。”他认为哲学到黑格尔时代已经达到顶峰,只剩下了影子的影子,必须回到唯物主义那里。

       现在以托尔斯泰这样享有盛名的乌托邦式的大家和注重发展个性的陀思妥耶夫斯基为例做个比较。
托尔斯泰说:财产是所有罪恶的根源。这种思想也正好对上了共产主义所谓的放弃个人私有财产、实行共产共吃、财产共有的美好社会。另外是他认为应该推行的一种非对抗性的伦理学,也是在基督教禁欲主义背景下引发的观点。追求和平、忍让,谁也不可以动怒,不要向恶人反抗。他告诉大家,基督是这么说的:古人对你们说当恨你们的敌人,而我却对你们说,当爱你们的仇敌,等等思想作为基督真理,非对抗性的观点,不能以暴力抗恶,而要从自我做起,感化恶人。他是这么认为的:如果允许以暴力对抗恶的话,那么人人都对抗起来,岂不是天下大乱了吗?善恶是什么标准也乱套了。这些伦理是懦夫自我逃避开脱之词,而且也很明显,这样正是在助长恶的发展。在这种思维方式的人群中,只要稍有武力的人就可以位居人上了。这种思想方式与中国的传统思想,又能有多大的区别?小至为人处事,大至国家政府的外交态度,上上下下无不如此。所以这些民族个性不振,唯有堕落,并只能接受甜言蜜语式的社会理论,放弃人权,只要满足能养命的欲望即可。由于这样的原因,他们也只能走向“共同性”,获得相互依赖的踏实。把个性的空间变成了共性集体的空间。而托尔斯泰还说如果实行他的伦理理论则会天下太平,足见其天真,还自命为圣贤,中国的所谓圣贤们早就这么讲了。

      在这些思想中也足以体现他的无知和懦弱,尽管他对神学的认识有一定的深度。可是他的作品毒害了多少人?流毒有多大?而为什么其民族还有那么多的人喜欢他的作品呢?尽管好逸恶劳、爱听甜话都是人的本性,然而其中足见其民族的无知和懦弱。

      而陀思妥耶夫斯基则还有些正确的觉悟。比如说他的追求人生的真本自我,弘扬个性等。强调一些人道主义,以人为宇宙中心,他认为人不是按照理性行事,而是按自己的意志行事的,甚至喜欢痛苦混乱,破坏都是人所固有的自由。这是一种非理性的认识。同时认为按照理性建立起来的社会,实际上是一种压抑,是个性的束缚,是自由的堕落等。但可惜其民族的人们并不喜欢他,说明了其民族的个性如何,觉悟如何?本来像他这样有觉悟的思想在俄罗斯就不多,又再遭到冷落,也是他们的民族该要遭遇厄运。虽然陀思妥耶夫斯基有如是的觉醒,但他仍有这样的美梦:“希望实现一种和谐的天堂,善的社会,这里既没有选择的自由,也没有创造性的劳动。”这里又表现了他的底气不足,同样希望追求那种和平安逸的生活,而不是为个性自由而继续奋斗。因为在那种环境下为个性自由而奋斗是一件甚为艰难而又要付出巨大力量和勇气的,他也同样寄托于别人送给他自由和平等。

      总之,从其民族的文化发展过程中,看到了他们的思维方式。那就是倾向于消沉堕落、个性不振、无知与麻木、懦弱与自私。并在那时都已经出现了类似于共产主义的梦想。也正因为其民族个性的缺乏、懦弱和无知,才使他们有这么多渴望的美梦,所以它就首先与马克思主义入了洞房。


                                                                                                                                                  1997  1  2 写于北大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